不锈钢网带网链

《仙舟客》创业|汪新芽:多样人生探索无尽

发布时间:2021-07-19

  汪新芽,1993年从复旦大学化学系本科毕业后,此后至1999年获得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硕士、博士学位,曾经于浦发银行、德国商业银行、香港富通银行(现法国巴黎银行)、瑞士信贷任职,目前为美丽境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The Press/Inno Coffee创始人。

  晨起,陪伴两个年纪较小的儿子收听网课后,差不多已是九点半,汪新芽便马不停蹄地和上海的同事们开展线上碰头会,紧接着继续照顾两个孩子,傍晚时分,她又要和欧洲、上海的同事们进行一天的工作回顾与交接,而闲暇时,她还偶尔重温高中、大学期间阅读过的美学相关书籍。这是汪新芽这段时间以来的日常。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而来,打乱了很多人的工作状态和生活节奏,但汪新芽表示,疫情对于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太大影响,即便居家,她也没有停下脚步,忙碌而多样。

  “多样”一直是汪新芽的人生主题。本科从复旦大学化学系毕业后,进入复旦经济学院,先后攻读世界经济研究所的硕士和国际金融博士;在众人羡慕的投资银行工作,转身又投入到创业的大潮中;在严肃务实的金融投资领域打拼,却带着清新文艺的气息;事业有成的同时,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职场女强人、文艺青年、贤妻良母……汪新芽的身上带着多重标签,但她也没有将自我局限在这些标签之内,而是一直在尝试着多样人生。

  汪新芽成长于书香门第,父母的思想非常正统,对女儿寄予了很高的期望。1989年,她参加高考,恰逢大学招生人数骤减,文科尤甚,为了考上心仪的复旦大学,也为了实现母亲一直以来的复旦梦想,“天生的文科材料”汪新芽只好放弃新闻系,转而去向化学系。

  化学对她而言并不轻松。学业紧张,汪新芽的本科几乎是在读书实验中度过的,她直言“大学四年学得很痛苦,一直在及格线级的复旦学子赶上了极具人文气息的80年代末班车。校园诗歌的鼎盛,3108等各类学术论坛开放多元思想,种类繁多的学生活动,那时的复旦校园总不缺乏恣肆放旷的诗人与博学多才的骄子,同龄人间的摩擦碰撞燃起盛大的理想主义火光。汪新芽回忆:“89级的学生被称为‘复旦最后的贵族’,保留着浓厚的人文气息和理想主义精神,这对我们今后的人生轨迹都有很大的影响。”

  大三时,与时任复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战的谈话之后,汪新芽决定报考复旦世界经济研究所的研究生,一是顺应时代潮流,二是想和文科更近一点。汪新芽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旁听世经所的课程。本科毕业后,汪新芽顺利地考上了世经所研究生。

  从化学系到经济学院,汪新芽完成了第一步重要的跨越。学习经济后,汪新芽感到“能量一下子被释放出来”。此后便一直在经济领域摸索和尝试。

  1999年,从复旦毕业后,汪新芽进入浦发银行总行工作,正式投入金融业的大潮中。此后,她又进入了德国商业银行。

  独自辗转到了德国商业银行。在国内物质条件落后的年代,德国这一老牌资本主义强国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冲击。汪新芽开始深切地向自己发问:该如何安身立命?

  沟通能力与专业背景是她给出的答案。作为当时总部为数不多的中国人,她凭借自己不俗的沟通能力成为了一座桥梁—负责德国商业银行与中资银行间金融产品的沟通。中国银行等中国各大银行大多都是德国商业银行的客户,她更明白如何与国人打交道,更熟悉中国国情,配合她过硬的专业能力,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后来,汪新芽从德国商业银行离职,进入香港富通银行,后又担任瑞士信贷银行中国首席代表,逐渐成长为专业、成熟的职场精英。

  在瑞士信贷银行,汪新芽主要负责中国国家主权基金和央企客户的海外并购,日子过得紧张且忙碌、高调且刺激,而她早就习以为常,应付自如。2010年欧洲债务危机中,她被委以重任—先后带着欧洲国家的几位财政部部长到北京拜访中国的重要部门,帮助这些国家寻求中国的投资以走出危机。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中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这也是中国第一次登上国际资本舞台。作为欧洲债务危机的亲历者,如今想来,汪新芽依然感到自豪。

  当时的汪新芽,在投行工作,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履历可谓光鲜亮丽,令人羡慕,但是她的目光不止于此。

  在她眼中,大趋势上,国际投行服务于国内大中型企业已经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过去是顺势而为,但在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金融大潮流发生了转变,中国本土金融行业改制,民间资本进入,外资竞争优势便不再明显。另外,她发现自己所代表的国际投行进行的都是大交易(Elephants deal),即帮助主权基金和大型企业进行收购,但中国最具活力的中型民营企业却缺乏专业团队的关注。

  在时代的变化中,汪新芽求变的想法应运而生,最终付诸行动。2012年年底,汪新芽提交辞呈,离开投行,开始投入到创业的大潮中。

  她创办了美丽境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美丽境界资本是专注于欧洲成熟市场的跨境并购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资欧洲具有优秀盈利能力、技术优势、有助于带动中国制造升级的中型制造业企业。

  “美丽境界”公司名字来源于关于博弈论创始人约翰·纳什的著名电影《Beautiful Mind》。汪新芽表示,专注于做一件事,就能到达一个忘我的美丽境界,而她现在就是在专注于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们相信专注加专业才能达到至美境地,请相信我们近十五年在欧洲银行的工作经验,对于中国这片沃土的了解。”

  汪新芽此言不虚,美丽境界用实际成果证明了团队的专注度和专业性。在6个月后的2018年11月16日,美丽境界资本欧洲并购基金完成了首笔投资—以2.4亿欧元对价收购德国Cordenka公司100%股权。Cordenka是全球领先的工业人造丝生产厂商,全球行业龙头、隐形冠军。阿斯顿马丁、奔驰、宝马、奥迪、沃尔沃、特斯拉等汽车生产厂商的轮胎供应商,均广泛使用Cordenka产品。

  美丽境界欧洲并购基金在前首相特丽莎梅访问上海期间举行的揭幕仪式。在基金的设立过程中也得到了同是我们经院的顾建忠校友(左三) 复旦管院的校友邓伟利(右一)的大力支持。

  汪新芽因此去到了位于法兰克福郊外的工厂进行交接。她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墙上爬满青藤,阳光错落洒下,青藤间仿佛镀上一层熠然的金光。尽管在前期调查时已了解它的悠久历史,但这一刻,她仍然涌出许多感慨,“感觉到自己接过的是工业文明的一个片段,肩上的责任又重了几分。”

  而她也继续以专注的态度、以专业的能力为美丽境界努力,并收获一系列的成绩。进入2019年后,美丽境界资本新增了三位重量级的投资人,基金管理人的顶层设计做了战略性调整,管理团队新增两员大将,Cordenka与国内行业领头羊喜结同盟。美丽境界资本和美丽境界实业稳步前进,臻于至美。

  “过去的日子里我们蓄势待发,而新的十年我们将汇聚万流奔腾,生生不息!”2019年12月31日,汪新芽回顾过去的努力,发出感叹。

  所有的成果来之不易。创业艰辛,汪新芽创办美丽境界也经历了步履维艰的时期。

  在初始阶段,募集资金是汪新芽创业最困难的事情。她和团队不断地寻找投资人,但屡屡被拒,被人拒绝的次数已经数不清楚了。

  汪新芽开玩笑说:“我一直用一种比较耍赖的心态,我们女性如果创业失败,那也是比较自然的。”这不是逃避,而是放平心态的“自嘲”。这种坦然的心态让她更能面对种种困难。“我不是具有引领性的金融界大鳄,我只是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小事,给自己设定的目标相对柔和,相对小一点。”

  一次次被拒绝后,汪新芽反思疏漏,再调整,收拾心态,继续保持沟通,等待下一个机会的到来。初创立时的受挫是常态,也在一次次碰壁中不断打磨手上的这块璞玉。汪新芽始终认为,犯下的错误或客户的拒绝,都是“资产的积累”,最好能通过定期的反省及时查漏补缺,铸就更加完美的系统,“没有什么努力会是白费的。”

  能够一次次在被拒绝后依然保持良好的心态,依然能够坚持走下去,用汪新芽自己的话来说,是因为她心里始终有一颗“北极星”,也一直将这颗北极星作为前进的方向和动力。她坚信自己拥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心不散,一定能跨越每段坎坷。

  美丽境界资本的三位合伙人都曾在瑞士信贷银行工作,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在瑞士信贷银行工作时,他们便相识相交,成为好友。

  汪新芽(左一)与美丽境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另外两位创始合伙人,在瑞士信贷银行工作建立起来的“三人帮”,王佳路(右一)为复旦经院校友

  还在瑞士信贷银行时,汪新芽经常会收到来自欧美各个国家同事的关于撮合并购交易的电话。在忙碌的日常中,她收到了一个来自伦敦的电话。起先,她们用英文交谈,聊着聊着,对方突然从英文切换成了中文,笑着对汪新芽说:“我也是复旦的。”电话那边的女生叫王佳路,这个电话成为了三位合伙人友谊的开始。

  听其言、观其行,这是汪新芽对接触之人的评判依据。打交道的人多了,她更在意他人能否做到言行一致,道不同不相与谋。汪新芽谈到,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无奈,不得不接受一些无法改变的现实,但是不能放弃营造自己喜爱的小小生态圈。比如主动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值得深交的朋友,选择共同创业的合伙人,甚至愿意为其倾情奉献,管理其资产的客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具有一定能力和阅历后,人际交往来到了“做减法”的时刻。

  汪新芽和王佳路,同是复旦经院校友,同在一个银行工作,又有很多共同话题,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并且生发出试试水进行创业的想法。在银行此后的跨境并购项目中,汪新芽、王佳路两个女生与另一名男同事、时任瑞士信贷银行欧洲区副主席 Sebastian Grigg又开展了长期合作,不断磨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汪新芽和王佳路的“忽悠”下,2017年,Sebastian Grigg离开瑞士信贷银行,加入了美丽境界,三个人重新聚在了一起,在新的环境里延续友谊。

  在募集资金遇到瓶颈时,三位合伙人放弃了自己的薪水,尽可能地为团队做出贡献。“这是我们共同努力打造的投资机构,有我们认同的投资理念,别人的拒绝不是针对我个人。”

  对于成功,汪新芽也并没有这么急于求成。她相信,保持正确方向,不论多难多远,总会抵达目的地,饱览其无限风光。“Sooner or later,we will be there。”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美丽境界已小有规模。三位合伙人常常会开起这样的玩笑:“谁会想到三个瑞士银行的banker,突然有一天坐在伦敦的办公室,在德国还有一个670名员工的企业等着我们去管理。”

  公司发展进入正轨后,汪新芽继续将对于合伙人的信任带到了公司的具体管理中。汪新芽表示:“我很相信公司里的85后、90后”,公司里很多具体的事务她都放心地交给后辈们处理,给予他们更多锻炼与提升的时间和机会。

  汪新芽铭记着这样一个信条:效率的最高境界是信任。她把公司的框架整体搭建好,将其系统化、条理化,将所有的一切纳入自己的规划之中,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位置上发光发热,公司的运作更为高效。

  如今的汪新芽,虽然忙碌,但有条不紊。“有点像农民春种秋实那种贴近土地的踏实。”从前她在投行,整天飞来飞去,虽然忙碌,但是就像一位坐在球场边指手画脚的教练,自己不下场踢球,在金融市场当中却远离实体经济,在她看来,这仿佛雾中看花,在这样的环境下汪新芽感到自己变得浮躁。而在美丽境界,做基于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并购,她每个星期都会和在德国负责市场销售的同事通电话,每个月都会和德国市场的总经理和高管过一次经营业务,距离企业更近了,而且汪新芽也不再被动地接受工作,自己决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心渐渐变得宁静,宁静以致远,她达到了自己满意的状态。

  离开复旦校园后,汪新芽一直在职场打拼,更多是处于“求生存”的状态,但是在校园里就已经培养的理想主义和人文情怀从未消失,带着一股“文艺范儿”在创业路上不断“折腾”,看似不务正业,却自有一份情怀。

  2015年7月,汪新芽和团队一起作为投资方负责引进和运营加拿大卡瓦利亚“梦幻舞马”项目,这是原加拿大太阳马戏团联合创始人创办的全球最大巡演马秀。历经艰难,最终,44匹骏马和100余位各国优秀演员共同完成了这一盛大表演。两个月内连续演出近六十场,为上海居民带来了一场文化盛宴。当时的汪新芽已经怀孕,却仍为这次投资奔忙,对此,她笑称“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多年前在法国旅游时,汪新芽带着“朝圣的心情”抵达法国左岸的花神咖啡馆和双叟咖啡。馥郁的香气、历史的深厚积淀,无不让她沉醉,“感受到杯中散发的唯有时光流转才能沉淀下来的味道,你可以想象波伏娃、海明威在里面写作的样子”。2013年,生下第二个儿子,忙里偷闲,汪新芽在张江开了第一家名为Inno Coffee的咖啡馆。把自己文艺的精神,用经济的形式演绎到这温暖的方寸之间,让同事、朋友,包括路过的人,在美食咖啡的香气中纵览时局之流变,品味人生之百味。店面不算热闹,但自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用汪新芽的话说,“像一朵空谷幽兰绽放在那里。”

  “办咖啡馆如果能注重社会的良好溢出效应,凸显文化内涵,创造稳定就业,引领创新潮流等有利于社会和谐,可持续发展的经营目标,那就是一家具有社会责任心的好企业。”秉持着这番理念,2015年,她与一些80年代的复旦校友联合,在中国近代报业发源地汉口路,依托申报馆这一文化地标,建立了THE PRESS申报咖啡馆,于《申报》创刊的时间4月30日正式开业,开始了复旦人关于THE PRESS的实践。“经营为体,文化为魂”,THE PRESS在顾客间取得了众多好评。THE PRESS申报咖啡馆开业一周年时,汪新芽以诗作《申报馆里》抒发情感:“正正衣冠,悄然走进,梦过千回的申报馆里,挺直的依旧是五四那日的风骨”,这风骨也是80年代复旦人的青春记忆。

  如今,THE PRESS已经走过了五年的历程,足迹也在不断蔓延。2018年年初,THE PRESS来到复旦校园,第二家店复旦文科图书馆店开业,正如汪新芽说:“我们希望这家咖啡馆在当下是一座桥,在大家老了以后是一段回忆。所谓桥,不仅是我们这些绿叶对根的情谊,还有绿叶与嫩芽之间的情谊。”时间的淘洗下,THE PRESS也将成为一代学子的复旦记忆。复旦文图店后,THE PRESS入驻东方艺术中心,走进上海的艺术殿堂,不过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目前第三家店开业暂缓;而待疫情过后,复旦人关于THE PRESS的篇章又将继续。

  2018年申报馆The Press的Gala年会上,汪新芽(前排左三)和先生蔡彤(经院校友,左二)与咖啡馆员工合影

  目光回到80年代的复旦,那时候的汪新芽恐怕也不会想到 ,未来会历经如此漫长旖旎的风光,踌躇满志,怀揣希望与信念,在这条静默流深的灼流中,尽情绽放着生命的华彩。

  汪新芽的丈夫蔡彤早在她之前就创业。2003年,蔡彤和朋友们在上海创办了“雅本化学有限公司”,2011年,雅本在深圳创业板成功上市,同年,汪新芽也实现了经济独立,本可以过上生活无忧的闲适生活。但她只是将雅本的成功上市视作创业的一个起点,并亲自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汪新芽表示,创业总是事务繁忙,苦,累,饱尝煎熬,在此之后又是异常的充实。“我记得米兰·昆德拉一本书《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我们愿意负重前行,而不愿意过那种轻飘飘的生活。”

  如今,距离雅本上市已经过去九年,美丽境界资本创立已经八年,和丈夫反观将近十年的创业过往,汪新芽感叹:“我们真的还一直处在初创业的阶段。”初心不变,创业路漫漫其修远兮。

  谈到创业的未来,汪新芽坦言,她并不指望美丽境界能够变成一个“超级品牌”,但是她期待着三位创始合伙人间相濡以沫的情谊能持续下去,“美”的从业经验能继续传承下去,在一代又一代员工的努力下,“美丽境界”成为一个“百年老店”,被带往更高的境界。为此,她还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