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祁网带厂

提升IP时代的原创文学传播力

发布时间:2021-07-05

  新居鼎定 大展宏图 淳中科技乔迁庆典圆满落幕,从读“纸”时代到读“屏”时代,原创文学与图书出版共同经历着一场深刻的变局。市场成为衡量文学作品价值的重要标准之后,传统原创文学一直坚信的“内容为王”受到了“渠道为王、流量为王”的无情挑战。原创文学作家在进行文学创作时不得不考虑作品出版后的市场效益,而出版方将作家个人的创作转化为社会共享时也会更加看重市场的回报。以销量、码洋、上榜次数、粉丝数量、点击率、影视转换等等指标构成的“传播力”,成为了当下原创文学出版绕不开的一道坎。

  以原创文学网站和自媒体为平台的网络文学活动,催生了新的文学生产机制,在文学生产方式上实现从创作到制作的根本性转变。网络原创文学IP已经实现了全产业链运作,多平台互动和向传统出版机构反向输出版权,将文学作品延伸到全民的“泛娱乐”。由胡润研究院与猫片联合推出的“2020年原创文学IP价值榜”,通过全网的阅读量、月票量、推荐量和收藏量的大数据做出初步筛选,由业内资深文学编辑根据作品影响力、文学价值和历史转化价值综合评分后排列出结果,从文学平台专业数据、百度公共数据、资深编辑人文数据,多纬度较为全面地排列了100个国内最具价值的文学IP,百强作品中玄幻类题材最多,其次为言情类、仙侠修真类、悬疑类、历史类。

  与创造了辉煌的市场化价值的网络文学相比,注重文化积淀、内容厚重的传统原创文学出版IP受制于内容改编难度较大,开发成本较高,市场前景不够明朗的因素影响,在当代多元化文化产业中的竞争力相对较弱。如果要获得长远的发展,需要及时融入新的行业形态,积极拓宽内容源头,挖掘传统文学作品在现代社会的崭新内涵,才能焕发传统文学的生命力。

  这其实也是出版业当下面临的热点课题之一,就是如何以融合发展带动创新升级,应对数字化时代的挑战。以往,我们的着力点是在寻找优质作者和内容的基础上,通过创新升级传播方式,使好的内容获得更大的增值空间。而未来,我们还要对此做出改变,创新内容开发方式,在新媒体蓬勃发展的局势中扬长避短,探寻新的发展途径,积极与各类产业跨界融合,提高文化内容的生产能力和文化产品的传播能力。文学出版的优质“内容”标准之一,是要能适应数字化时代读者的阅读趣味与文化消费方式。

  网络文学IP的市场价值虽然耀眼,但因资本的强势注入,也带来了另一方面的困境:过分看重其商品属性而忽略了其文化属性。商业化生产机制因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而出现僵化。如何引导作者公平有序地竞争,生产高水准的作品,在娱乐化与经典化之间获取更好的平衡,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普及,都是未来发展中需要突破的瓶颈问题。

  当下的中国进行着广泛而深刻的历史变革,进行着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为原创文学的出版提供了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近年图书市场中文学艺术类图书的市场份额稳中有升,人民群众的文化消费水准不断提高,也显示着文艺出版大有可为。传统原创文学作为优秀文化艺术成果的载体,承担着在新时代传播民族精神内涵的责任,不应该在当今的文学IP大潮中走向枯萎,优质原创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仍然令读者充满敬意和期待。需要保持清醒的是,推进原创文艺出版的内容供给侧改革同样任重道远。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文艺作品个性化需求成为阅读需求的主流。传统文学原创作品的出版虽然在数量和规模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佳作仍显不足,有“高原”缺“高峰”,名家与新人的比例仍有差距。再加上出版质量良莠不齐,亦有少数文艺出版物格调不高、粗制滥造,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这既是对出版资源的一种浪费,也给读者带来了困扰。

  近年来,花城出版社在原创文学出版方面有所坚守,亦有所突破,以《花城》《随笔》两个重要的文学期刊作为旗帜,打造出版全链条,整合出版资源、作者资源、发行资源和传媒资源优势,建设线上线下相融合的阅读空间,建设作者、读者、编辑共同交流对话的精神家园,推出了一系列双效突出的重要作品,如获得茅盾文学奖的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和“中国好书”的《中国桥——港珠澳大桥圆梦之路》,获得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和“中国好书”的李娟散文集《遥远的向日葵地》,获得“中国好书”的李佩甫长篇小说《平原客》、蒋韵长篇小说《你好,安娜》等等。除了名家作品,我们也与百万级公众号联合打造了何袜皮的原创作品《没药花园——爱与恨是相互的解药》,出版了热播电视剧《小舍得》《小欢喜》《小别离》的同名小说,打造直面社会热点的“中国教育四重奏”系列小说。

  原创文学出版的未来,文本质量仍是核心,文化产业对优质IP的渴求将与原创文学出版相互驱动。作为文学出版者,坚定“好作家决定好作品,好编辑打造好产品”的理念,以原创力和编辑力的聚合来提升作品的价值和传播,全力推进融合出版工作,让“书”不仅仅是“纸书”,“原创文学”出版也不仅仅是“出版”,而是面向全产业链、全用户、全渠道、全平台的全方位内容生产和营销,拓宽原创文学的衍生空间,满足读者越来越多元化和个性化的文化需求,才会迎来一个更好的未来。